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, 2006的文章

[東京]走白路 新宿/惠比壽/自由之丘/六本木

圖片
何謂走白路?

原訂行程是:新宿---惠比壽---代官山---自由之丘---六本木

計畫趕不上變化:新宿---惠比壽---中目黑車站---自由之丘---惠比壽---六本木

唉。真的是轉來轉去。





一天好的開始,就是有一頓豐盛的早餐。但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盤中的食物雖好吃卻總是冷的,還好起士厚片及玉米湯熱騰騰。



我跟吳典典還是比較適合戶外活動。新宿早晨的街頭很冷清,可能因為是假日吧,不過可以看見不只一家有大排的人龍,還以為是什麼特賣會或是福袋呢,結果竟都是等著柏青哥店開門的人,甚至還有號碼牌,恩,東京人還真是特別。

柏青哥排這麼多人,誇張吧。

第一天早餐的份量令吳典典難以適應,馬上就去便利商店買了個御飯團充飢,台灣的比較好吃,但令我傻眼的是關東煮裡竟然有包 子(饅頭?),軟軟爛爛的,這樣好吃嗎?
白白浮著的那一坨,我們稱做「包子」。


尋找「新宿御苑」時我們又迷路了,不過因前一天的大雪,路上還可以看見雪人,我跟吳典典則玩起看誰會跌倒並拍照存 證,還好,我們平衡感都不錯沒有在對方下流的陷害中成真。



看見「新宿御苑」的門口很令人興奮,裡面一定很美。不知是否因位於大都市,所以購票進入的方式就像要去搭電車一般,方便快速。這裡是賞櫻的名處,還好今年我們還有雪景可欣賞(之前去京都沒有櫻花或楓葉,只有大太陽),據說這是由法國人設計改建,融合了日式與西洋庭園的味道,我看不出來所以然,但是的確很美。還有一大片雪可供人堆雪人、打雪仗甚至堆雪屋也沒問題(這可是國見比呂的嗜好呢),吳典典興起也堆了一個"躺著"的雪人(鼠?)。


這隻兔子很精緻,前後腿及尾巴都很做得很齊全。吳典典更是搞笑演出。

一天的積雪深度。


擁有橘子眼抽煙喝酒醉倒假裝是老鼠的雪人BY吳典典






逛完新宿御苑,竟然已經過午了,在街頭尋找有名的「東海苑」放題燒肉,不經意的逛到了歌舞伎町,可能太陽尚未西下,冷冷清清,但是光是一堆紅牌照片,就知的確是東京聲色犬馬的大本營。在東海苑門口徘徊,決心走進去時剛好遇到同鄉的,一句「台灣的比較划算且好吃」,我跟吳典典立刻決定搜尋其他美食。沒想到竟看見沒人在排隊的「MISTER DONUT」,嘴饞嘴饞,先吃個午點,想說吃兩個,外帶兩個當點心,結果全被嗑光,喔~我真是太喜歡甜甜圈了。



還有出鹹的套餐喔。



舔舔手指,還是得吃正餐才行,搜尋有名的燒烤小街好了,但是對沒方向感的兩人,實在太辛苦兩隻腿。亂逛又被草莓大福給…

[東京]大雪紛飛 原宿/涉谷

圖片
今天準備要移駕「鶯谷民宿」。



出門吃飯店早餐時,發現外面竟然飄起雪花,行道樹的枝頭已經堆雪,真是太棒了!卻忘了有多冷。




餐廳不似前年的京都飯店高級,也沒有服務生為你點餐,一切自己來,但是菜不少,我一樣吃得很開心,最可惜是沒吃到日本的小橘子,不過他們的米飯很好吃有彈性,味增湯也不會太鹹,難道是京都人比較重口味。


那一小盒,是吳典典想再度挑戰的「納豆」,但結果一樣~敗戰而歸,可怕啊。

發揮客家人的本性,喜歡的都要來一點才行啊。我最喜歡海苔包飯吃。



拖著行李要出發去「鶯谷民宿」了,但是雪下得很大,才知道原來下雪是要撐傘,與生活經驗不相關,實在無法理所當然的察覺,但是有眼睛都發現路上行人都撐傘(不撐傘的幾乎都是阿豆仔),在飯店對面的藥妝店抓了兩把傘就要去結帳時,沒想到慘遭九點才開門的理由拒絕,嗚嗚,落魄的兩個外國人。
沒有傘。


拖著行李達到鶯谷民宿時,遇見一身如此打扮的人要搭電車,應該也是相撲選手吧,不過長得一臉兇狠相,完全不敢掏出相機,但算是有趣的經驗。


鶯谷民宿的田中媽媽,也稱羅媽媽,是南投人,為什麼來此經營民宿,我跟吳典典都沒有閒聊的本事,所以不知道。但是他非常的熱情可親,每天會為我們準備精緻的早餐,幫我們烘乾被雪浸濕的鞋,洗衣服晾衣服,甚至提供我們行程建議,跟兒子媳婦出去玩不忘帶當地名產與我們分享。如果不介意與人分享空間的話,其實以後去東京可以考慮。




放下行李,我們不浪費時間就來到原宿,原本以為假日可以在「神宮橋」看見許多COSPLAY裝扮的人,雪下得太大,只有烏鴉兩三隻而已,有爸爸牽著小妹妹拿著去沙灘完的水桶來剷雪,東京人也很興奮這難得的大雪吧,誰知這一路就下到了晚上,冷颼颼。還沒走到神宮,雪就偷偷滲進我的鞋內,眼睛雖然欣賞著美景,內心卻焦慮著凍到沒知覺的腳指頭該不會要被截肢了吧。走到神宮,很幸運看到有人穿白無垢舉行莊嚴肅穆的婚禮,是一對街著一對新人,他們應該有享受到明星的感覺吧,有一堆不知名的閃光燈灑在身上。


不動的活人,但是有老婆婆去問話時,他也是可以很親切的回答的。


新娘化彩妝應該還是會比較美一點吧。



因為過度擔心我的腳指頭,所以放棄在走到「代代木公園」,不過卻誤打誤撞的看見前一天在池袋遍尋不著的「光麵」,原來是一家中華拉麵,但我覺得跟日式拉麵湯頭很像,只不過裡面會丟乾筍?吳典典很愛他的炸蒜片及肥卻不膩的滷肉。店裡頭都有放暖氣,腳指頭總算又活過來了。不過走到哪裡都有人在抽煙,待在…